金陵饭店的突围,值得每一个地方国有酒店集团关注

2023-07-25 11:14 劳殿
24
金陵饭店最新的公告显示,将设立子公司并经营南京老门东项目,打造“南京老门东金陵文璟酒店”。
这是金陵饭店继续践行“多品牌、多层级、多模式”战略的表现。作为我国老牌国有酒店集团,其拥有着辉煌的历史,也曾经历较长一段时间的瓶颈期,目前正在变革的道路上向前奔跑。
截至2022年底,金陵饭店连锁酒店数量达到243家,覆盖国内19省94市。在“2022年度中国酒店集团规模60强榜单”中,金陵饭店位居第21位。
《酒管财经》注意到,上述榜单中,在金陵饭店之前,鲜有看到区域性、地方国有酒店集团。从这个角度讲,深度剖析金陵饭店的谋变路径,对于地方国有酒店集团的发展,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酒店业务战略调整

图片

根据金陵饭店在6月2日发布的公告,本公司同意全资子公司南京金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投资设立子公司并租赁经营南京老门东项目,打造“南京老门东金陵文璟酒店”。
金陵文璟酒店是其主体文化特色酒店品牌,主打文化、精致、舒适休闲和高品质。这与该项目较为匹配。
老门东商业街区目前在南京及周边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是南京秦淮风光带的重要组成部分,与网红小西湖片区、门西片区以及夫子庙片区形成联动效应,文旅、商业配套较为成熟。
单独孤例看这一项目,并不足为道。若放在金陵饭店整个酒店板块大盘中,这是其“多品牌、多层级、多模式”发展战略的具体进展。而这一战略将是未来若干年金陵饭店的基本方针。
我们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金陵饭店的历史。
南京金陵饭店在1983年开业,是全国首批六家涉外饭店之一,江苏首家五星级酒店。
2002年成立金陵饭店,最早围绕饭店运营。同年糖酒公司、金陵贸易公司成立,与星级饭店业务形成充分协同。
2004年-2018年“管理输出提速+发力业务外拓”。成立金陵酒管公司,并将旗下的10家酒店的受托管理协议注入。期间曾成立金一村经济型品牌,后售出。
2018年至今,确定“多品牌、多层级、多模式”发展战略,推出“金陵嘉珑”、“金陵文璟”等5个中高端细分品牌,与金陵饭店共6个品牌,形成产品矩阵。截至2022年底,旗下连锁酒店数量达到243家。
图片

金陵饭店旗下门店数量情况

不难看出,从2017年之后,金陵饭店酒店门店数量保持较快增速。目前已经覆盖国内19省94市。

按照规划,2022 年金陵连锁目标发展至 300 家规模,2025 年达到 500 家。仅从当下来看,去年未能实现目标。

目前,金陵饭店拥有6个酒店品牌,分别为金陵饭店主品牌和金陵嘉珑、金陵文璟、金陵精选、金陵山水、金陵嘉辰等五大子品牌。覆盖客群涵盖高端商务、中高端休闲、会议以及长包人群。

三条路径破局

金陵饭店酒店业务的发展,除了正常的市场开拓之外,在《酒管财经》看来,金陵饭店还跑出了另外三条路径。

首先是江苏省国有酒店资源的整合和注入。

金陵饭店是江苏省国资委旗下唯一的旅游上市平台,地方对其支持力度很大。早在2018年就将包括6 家省属企业酒店类资产或国有股权注入金陵饭店集团。未来,江苏省其他省级机关和单位管理的酒店类、旅游类资产也会在条件成熟时逐步注入金陵饭店集团。

千万不要小看这样的支持力度。

一方面是整合进来的这些酒店大多属于当地老牌酒店,拥有着很好的物业和品牌力。

另一方面,国资对其酒店板块在物业、房租、政策等方面的支持,都将有利于提升金陵饭店自身的经营能力。比如,南京金陵饭店在2022年完成 1020 批次重大会务活动,这在其他酒店而言或很难企及。

第二是资本运作下的收并购。

金陵饭店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公司高度关注酒店业的并购机会,积极寻找储备优质投资项目及合作机会,洽谈收购具有一定品牌效应和规模实力的轻资产酒管公司,进一步提升行业集中度、资源聚合度,实现资产证券化。

在2020年9月,金陵饭店与圌山旅文、西藏弘毅、新兴产业投资公司等单位,共同设立金陵文旅基金。该基金将通过设立全资或合资的项目公司、采取“租赁经营+装修投资”等方式获取酒店经营权,并委托公司控制的酒店管理主体进行专业化运营管理。

据了解,该基金主要从事长三角区域为主的酒店住宿类项目投资、酒店管理公司投资收购以及相关文旅等领域的项目投资。其中,投资于江苏省区域内相关项目的金额不低于基金于最后交割日的认缴出资总额的50%,并将兼顾长三角一体化等其他区域的投资。

《酒管财经》注意到,该基金已经投资了镇江心湖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推动镇江心湖“金陵嘉珑”、“金岭山水”项目落地。

对于其标的选择,《酒管财经》梳理,其更关注品牌区隔——不接触经济型和中低端,战略布局——长三角和核心一二线城市,以及规模体量——具有一定规模且估值较高。

从这个范围可以看出,金陵饭店对于当下我国酒店行业发展趋势和自身优劣势的判断。

图片

最为重要的是,金陵饭店的负债率只有43.28%(截至2022年底),远远低于同期的锦江(63.84%)、华住(85.69%)、首旅(58.31%)、亚朵(75.07%)。

这意味着金陵饭店有充足的子弹可以使用,在未来的“基金投资+金陵运营”的道路上持续深入。

第三是联手其他地方国资跨区域发展。

这也是金陵饭店国资背景带来的便利,其与其他地方国资酒店品牌合作拥有着很大优势。

早在2020年12月,金陵饭店就与贵州酒店集团成立贵州贵宁达酒店管理股份公司,公司持股 40%,负责托管贵州酒店集团旗下符合股东双方要求的存量酒店,同时开展贵州省内及省外的酒店新项目拓展和运营管理。

在2021年5月,与合肥文旅集团合资设立合肥文旅金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托管合肥文旅博览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符合双方要求的存量酒店,同时承担在合肥及周边区域的新增酒店项目开拓和运营管理。

这一模式已经被其他酒店集团效仿。日前,首旅酒店集团同湖北文旅集团合作,共同开发湖北当地的中高端酒店市场。从模式上讲,与金陵饭店上述动作并无二样。

若仔细梳理上述三条路径可知,这并非是金陵饭店的独创。很多区域性的国有酒店集团均有条件以此来布局。核心点在于侧重方向以及具体落地情况。同时还需结合本地现有的国有酒店资源和旅游资源,以及本地国有酒店品牌的影响力。

在《酒管财经》看来,金陵饭店酒店业务的不确定性在于复制能力以及实际的操盘能力。

一方面是走出江苏之后的拓店能力和品牌认可度。毕竟,新开门店以及翻牌,投资方更看重品牌力、品牌溢价以及回报周期。另一方面是6大品牌的操盘能力和市场认可度。这对于金陵饭店的团队和执行力都将是很大的考验。

同样的问题也会出现在其他的地方酒店集团身上。

首先是整合当地国有酒店的融合问题。酒店集团不是原有酒店业务的拼盘,应讲究协同与合力。其次是输出管理的质量和可持续性,背后是与之相匹配的团队和人才培养队伍。

不止于酒店

如果按照业务板块划分,金陵饭店可划分为核心业务、协同业务以及外拓业务。毋庸置疑的是,酒店服务是其核心业务,商品贸易是协同业务(包括金陵贸易和苏糖公司),房屋租赁、物业管理、房地产销售等是外拓业务。

《酒管财经》注意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商品贸易和酒店服务的营收都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2016-2022年,金陵饭店酒店服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1%、50%、47%、40%、31%、28.19%。


图片

同期的商品贸易(以苏糖公司为主)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0%、31%、32%、41%、50%、48%、50%。

也正因为此,金陵饭店受到外界诟病,“金陵饭店更像一个糖烟酒副食品上市公司”。

在《酒管财经》看来,这一言论有失偏颇。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金陵饭店酒店业务占比出现较大下滑是2019年至2022年,这与疫情期间保持一致。本阶段的所有酒店集团的酒店业务都陷入困境。

但是同期,我国白酒行业仍然保持增长,并且逐渐向名酒集中。金陵饭店旗下的苏糖公司,拥有茅台、五粮液等 500 多个品种酒水在江苏地区的经销权,成为江苏省内高中档酒类品牌的主导运营商。这一板块营收增长以及占总营收的比例提高,也在情理之中。

更加重要的是,从始至终,为金陵饭店输送利润的板块,贡献最大的一直是酒店板块。这个基本盘始终没变。

或许,对于其他地方国有酒店集团而言,能够拥有类似的资产是求之而不得的事情。毕竟,这种业务协同,可有效助力主业的发展。

比如,金陵饭店与五粮液、洋河、今世缘等酒厂共同推出“金陵定制酒”项目,在2022年创收 1200 万元。

除此之外,上述高端白酒品牌的商务宴请、会议等需求,与金陵饭店的酒店和餐饮业务匹配度很高。

图片

民生证券援引相关数据,在2016年至2020年,金陵饭店旗下高星直营店餐饮收入占比分别为42.94%、43.19%、44.21%、46.35%和52.75%。

《酒管财经》检索了相关信息了解到,除了江苏之外,几乎没有省份将糖酒公司与当地的酒旅业务打包和融合。也就是说,金陵饭店的上述融合,可遇而不可求。但是,不同地方对于酒店集团的协同业务也不尽相同,各个地方国有酒店集团应该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寻求这种业务协同。

比如湖南酒店旅游集团,旗下就包括酒店(华天酒店、华悦酒店、湘投集团)、旅游(韶山旅游、湖南旅游)和非遗(湖南湘绣研究所、湖南工艺美术研究所)等业务。该集团目前确定了酒店业、旅游业、投融资等三大板块。

将视野放置全国,地方国有酒店集团正在成为国有资产重组和酒店资产重新配置的重要主体。《酒管财经》期待更多的地方国有酒店集团能够主动谋变,不断提升本土酒店集团的核心竞争力。


统筹丨劳殿    编辑丨阿鳅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酒管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关键词2000041:金陵饭店、酒店业务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