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基沙溪找不到第二家委管商城,我们真的很着急

2023-11-27 09:15 劳殿、南川
3005


图片


图片


作为我国酒店用品城的领军企业,信基沙溪一直强调轻资产输出,但是却迟迟找不到更多合适的委管对象。


在2018年签约一家酒店用品商城之后,其轻资产之路便陷入停滞。


对于2万亿的酒店用品行业来说,一直存在“有品类、无品牌”的局面。


在生产和流通环节,均呈现分散、区域化的态势,缺乏绝对的头部企业掌舵行业升级节奏。


与此同时,跨行业的家居商场强调“大家居”概念,将酒店用品纳入销售清单。


而下游的大型酒店集团开始自建供应体系,强调内部生态系统打造。专营酒店用品的商场和市场,一时间遭受内外夹击。


从这个维度上讲,信基沙溪目前遭遇的难题,也是所有酒店用品城都需解决的问题,更是酒店用品市场面临的升级和转型难题。


这事,关整个酒店用品的市场格局和未来走向。要知道,这背后可是上万亿的生意。


图片


接近1.7万家的酒店用品制造商,和数百个酒店用品商城,撑起了2018年我国酒店用品市场的生产和流通环节。


信基沙溪凭借运营3个酒店用品城,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酒店用品商场集团。


直至今日,酒店用品生产端和流通端均未出现绝对头部的品牌,高度分散的市场格局背后暗藏着诸多机遇。


信基沙溪虽为流通环节的头部企业之一,但并未拥有足够的市占率,其酒店用品城城集中在广州和沈阳两地,全国仍有大片市场等待它去开发。


2003年,信基沙溪大的首家酒店用品商城——信基沙溪酒店用品博览城正式投入运营。


后在2007年和2014年在广州和沈阳开设了两家酒店用品商城。


随后,信基沙溪的业务版块又扩张至家居用品商城。


2015年,沈阳信基沙溪国际家居用品博览中心开始运营;


2018年,信基大石家私城正式运营。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商城均为信基沙溪自己持有。对于动辄上万平的酒店用品城,自建自营的重资产模式,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不是小事情。要想加快扩张步伐,需扔进入更多资金。


此时摆在信基沙溪面临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第一是继续坚持重资产模式,自建自营自管。


第二是进行轻资产模式,通过品牌授权和委托管理,迅速占领市场。


事实上,与酒店用品有很多相似之处和交集的家居行业,在商业模型上走在了前面。


包括红星美凯龙在内的多家家居集团,早就探索出“自营+委托经营”且逐渐向委托经营侧重的发展路径,在更短时间内迅速占领一二三线市场。


信基沙溪亦选择了向轻资产模式转型,并多次强调该模式的重要性。


信基沙溪早在2018年发布的招股书中就提到,公司计划进一步通过特许或许可信基沙溪品牌并向独立第三方投资的物业提供商城管理服务来拓展商城网络。


并认为,“公司的增长部分取决于拓展委管商城网络的能力”“错失新委管商城的适当机会可能会影响我们增长。”


只是,相较于家居流通领域的头部企业,信基沙溪自营的酒店用品城数量有限,覆盖区域有限,在并不非常重视品牌的酒店用品市场中知名度有限。


这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自身轻资产运营的发展速度。


2018年,信基沙溪委托经营管理的第一家商城出现了,即位于湖南湘潭的岳塘国际酒店用品交易展示中心。


图片


2021年9月,信基沙溪曾计划与郑州华丰集团合作,委管经营华丰·信基沙溪酒店用品城。但直至当下,该项目并未启动,且委管合作已经中止。


我们不能忽视过去三年特殊时期对于各行各业的影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信基沙溪的轻资产之路的确走的慢了些。


而对于存量市场,信基沙溪原本的酒店用品城也在经历着变动。


当下广州旧改如火如荼进行。信基沙溪旗下的广州沙溪国际酒店用品城,在6月份签署了清租协议。


目前,原馆完成清租已经搬到新址。在此过程中,对于租户数量、租户生意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截至当下,信基沙溪旗下的酒店用品城数量(仍为4个)以及整体营收,并未获得太大增长。


2016年-2018年,信基沙溪收入分别为2.09亿、2.10亿和2.81亿。


2019年至2022年,收入分别为3.03亿、2.88亿、2.97亿和2.98亿。


今年上半年,信基沙溪实现营收额为1.29亿。


图片


对于信基沙溪而言,谁会是下一个委管商城,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图片


结合这两年的市场投资环境,单一集团并不适宜进行过多的投资。不过,信基沙溪母公司——信基集团,正在多地建设酒店用品城,尽管整体节奏有所放缓。


但是,外部市场中,新的酒店用品城正在不断出现。


《酒管财经》梳理到,一方面是部分空白地区出现增量,另一方面是同一地区的老旧市场濒临淘汰,新的、升级的酒店用品城抢占市场。

比如:


山东临沂市的华东国际酒店用品城(老土杂市场),已经整体搬迁到当地的中国酒店用品城二期。后者占地310亩,总投资约17亿元,总建筑面积49.1万㎡。


去年7月,华南地区特大型酒店用品一站式综合采购基地——升旗国际酒店用品设备有限公司开业。该基地面积有两万平方米,汇集了全世界30多万种酒店用品及设备。


位于福建厦门的御鼎盛酒店用品市场,也将投入使用。占地2万多平,总建筑面积7万多平,涵盖厨具、餐具、办公用品等。


另外,专业从事城市产业发展、商贸流通及家居卖场运营为主的香江控股,旗下的商贸物流及家居卖场运营对象,已经细分到酒店用品、五金机电等专业市场。


同时,众多家居企业开始呈现“大家居”状态,将酒店用品揽入自身经营范围。


居然之家在很早之前就收购北京一家酒店用品城,现在更名为餐厨酒店用品MALL。


北京城外城家居则明确表示,要深化经营品类,将办公家具与酒店用品两大对公用品区域整合经营。



图片


更加重要的是,酒店业下游的大型酒店集团,正在强势介入这一领域。


它们开始自建集采中心和线上供应链平台,使得酒店用品的线下批发市面临生存空间的挤压。


早在2015年,华住就开始搭建华住易购电商平台,推进采购线上化,涵盖设计院、施工单位、材料及运营物品采购、洗涤、餐饮和维修等,覆盖酒店筹开期到运营期所需的服务。


2019年,锦江也宣布成立锦江全球采购平台GPP,并启动数字化平台系统,面向锦江分布在全球范围内的酒店提供供应链服务;


2021年,携程旗下丽呈酒店推出供应链管理平台Merchant;


2022年,亚朵推出供应链采购 “六大服务承诺”和“两大保价承诺”政策,加大力度打造供应链服务。


在我国酒店业连锁化率逐年提升的大背景下,酒店集团的这一动作,势必是长久的经营战略,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也将是深远的。


图片


在《酒管财经》看来,信基沙溪对外输出品牌时的遭遇,与酒店用品市场的整体环境有很大关系。


尽管酒店用品市场规模高达2万亿,但这个市场一直都处于“有品类、无品牌”“强产区、弱品牌”的状态。


尤其是对于专营酒店用品的企业而言,这种情况表现得更加明显。


在生产端,我国已经形成了多个酒店用品生产基地。比如广东汇聚了众多酒店设备和用品制造厂家,江浙汇聚酒店客房用品厂家,山东和河北是重要的瓷器生产基地等。


但是,如果再罗列细分领域的头部品牌,几乎是屈指可数。


这源于很多企业只是将酒店作为一个销售渠道。另外,部分生产企业只是承担着加工厂的角色,自有品牌影响力不足。


在流通端,酒店用品城的品牌概念更弱。


由于大型批发零售市场需要很大的土地审批,鲜有一家企业可以吃掉全国市场。


即便是信基沙溪,更多也是集中在广东和华南趋势。


区域性集团开发相关商城之后,尚无寻求第三方品牌运营的习惯。


图片


品牌缺失的状态,并不利于酒店用品市场的转型升级。


在2021年9月,《酒管财经》就曾撰文提到,《市场呼唤酒店用品品牌化》,希望诸多酒店用品供应商不可将自己定义为“代工厂”,应逐渐将自己的边缘角色向舞台中间靠拢,借此来实现自身以及整个行业的变革。


当下,《酒管财经》再次呼吁,希望越来越多的酒店用品生产企业和流通企业,增强自身品牌意识,加大资源倾斜力度,有意识、有规划地培育自主品牌,建立品牌矩阵,通过轻重并举的模式扩大自身影响力。


接下来,《酒管财经》也将投入更多精力,关注我国酒店用品市场的品牌化进程,为整个市场的转型升级贡献自己的力量。


图片
图片

统筹丨劳殿    编辑丨阿鑫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酒管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资源 6.png

关键词2000041:信基沙溪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