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管研究院

爆火的“郭有才”们,扛不起地方文旅的大旗

2024-05-22

5年流失近2000家,酒店为啥不爱评星了?

2024-05-20

雅居乐酒店之殇:房企“酒店梦”已碎?

2024-05-17

行有嘉也,雷迪森维嘉3.0开启商旅之行的松弛艺术

2024-05-16

有多少酒店在抖音上“瞎忙”?

2024-05-15

老牌房企卖了地产业务干酒店,这你受得了吗?

2024-05-13

胖东来能否“爆改”酒店业?

2024-05-10

洲际把奢华酒店开到了贵州的乡镇上

2024-05-08

客流量爆棚的五一,冰火两重天的酒旅?

2024-05-06

深耕未来•向阳而生|《酒管财经》首季“寻找新锐”之旅——郑州站活动圆满举行

2024-04-30

0.34%的毛利率,能否撑起西安旅游的酒店梦?

2024-04-24

酒店“强制刷脸”成为过去式

2024-04-22

洛阳酒店房价赶超三亚

2024-04-19

激活盐城文旅“一池春水”的携程“样本”

2024-04-17

洛阳酒店都在“卷”汉服

2024-04-15

多了60家全服务酒店,锦江酒店变强了么?

2024-04-08

“颠覆者”亚朵,冲刺酒店第一梯队丨年报季

2024-04-03

智慧酒店“耐力赛”,如何跑出加速度?丨聚焦博华展

2024-04-01

寻找新锐酒店——2024年,我们打算干好这件事

2024-03-30

如何以系统化、标准化,撬动智慧酒店变革?丨聚焦博华展

2024-03-28

首发“登峰计划”,东呈冲刺“万店”抢位战

2024-03-27

破产文旅集团中,有了地方国资身影

2024-03-25

长期主义者程新华:如何走进大众酒店的下一个时代

2024-03-22

中国“酒店平权”逐渐告别玄学

2024-03-22

繁华启幕·盛启新篇:熙畔丽呈酒店隆重开业

2024-03-21

“交友达人”雅高,重新梳理“朋友圈”

2024-03-20

“天水牌”麻辣烫来啦,小城文旅火了!

2024-03-18

回归理性的酒店机器人,需要创造“真价值”|聚焦博华展

2024-03-15

内卷时代,酒店卫浴靠极致制胜|聚焦博华展

2024-03-13

酒店电视告别“鸡肋”时代|聚焦博华展

2024-03-11

首发海外新品牌,爱电竞打响进军东南亚第一枪!

2024-03-09

“她”在改变中国酒店业

2024-03-08

酒店业数字化转型的鹿马力量丨聚焦博华展

2024-03-06

“散装”的山西酒店业,太原存在感不咋强

2024-03-04

智慧酒店需要一场“去伪存真”丨聚焦博华展

2024-03-01

我们为何要关注酒店行业腰部?

2024-02-28

满血回归的携程,还不能高兴太早

2024-02-26

淄博才没凉

2024-02-21

春节酒旅“热辣滚烫”背后

2024-02-19

锦江酒店去年Q4在亏损边缘徘徊

2024-02-02

银基文旅迎来了国资股东

2024-01-31

万豪牵手德胧,远没有那么简单

2024-01-26

锦江酒店股价跌回4年前

2024-01-24

融创焦急等待“白衣骑士” 酒店多次上架无人问

2024-01-22

华住发起“蓝点奖”,对酒店行业意味着什么?

2024-01-19

西安旅游打算“借”4个多亿建17家酒店,还是直营的那种

2024-01-17

从局长卷到小编,地方文旅“内卷”的尽头在哪里?

2024-01-15

业外大亨“扫货”高星酒店背后

2024-01-12

旅行“觉醒”、消费“清醒”,酒店业的“蜜雪冰城”会是谁?

2024-01-10

《繁花》让锦江赢麻了,老牌酒店应如何借势焕新?

2024-01-08

哈尔滨的酒店老板们,你们准备好挨骂了么?

2024-01-05

韧性时代,华住用战略定力打开想象空间

2024-01-03

印尼华商接盘外滩瑞华后,万达能卖的酒店不多了

2023-12-29

酒店业的2023:狂奔之后,终归理性

2023-12-27

同程酒店榜单,能否成为酒店领域的“米其林”?

2023-12-25

年轻人更喜欢的主题房 做对了什么?

2023-12-22

酒店产业投资基金来啦!

2023-12-20

张润钢 | 背离中的拆解与重构——2023年酒店行业综述

2023-12-18

瑞享酒店“大跃进”

2023-12-18

悦榕主动“分手”万科,地产酒店将来怎么玩?

2023-12-15

锦江酒店没有“非卖品”?

2023-12-13

东方甄选上线文旅产品首日:下载、引流和供应商撑起来的产品包

2023-12-11

炒作酒店拍卖流拍的,要么蠢,要么坏

2023-12-08

谁在主导这波高星酒店翻牌浪潮?

2023-12-06

酒店上市这事,试试港股吧

2023-12-04

从中泰航班取消中,窥探本土酒店出海的隐忧

2023-12-01

如何理解和应对酒店的“低碳革命”?

2023-11-29

信基沙溪找不到第二家委管商城,我们真的很着急

2023-11-27

山水酒店拟摘牌前,创始人疯狂增持

2023-11-22

自助餐年卡拯救不了酒店餐饮

2023-11-20

扩容“朋友圈”,中旅酒店的合纵连横术

2023-11-17

酒店都在抢,会员快不够用了

2023-11-15

再走卖子求生老路的华天酒店,需要讲出新故事

2023-11-13

塔尖酒店,未来酒店竞争新高地!

2023-11-10

海底捞买了一个亏损的日本酒店,花了1.3个亿

2023-11-08

拆解三季报丨首旅打出高中低档组合拳

2023-11-06

拆解三季报丨做“减法”的锦江

2023-11-03

“国字号”酒店变革新样本:雷迪森率先趟出一条创新路

2023-11-01

拆解三季报丨“另类”君亭

2023-10-30

从节假日优化窥探酒旅行业的机遇与挑战

2023-10-27

如何理解“尚客优要成为酒店界的优衣库”?

2023-10-25

体面的千万网红安英和不体面的蓝海酒店集团

2023-10-23

酒店投资下半场,需靠数据找到确定性

2023-10-20

卖掉宝格丽,只是华侨城剥掉酒店资产的开始

2023-10-18

牵手十年卖掉21家酒店 “短情”锦江选择一路向轻

2023-10-16

当我们讨论酒店高质量增长时,究竟是在聊什么?

2023-10-13

“楼梯间房”闹剧背后,隐藏着格林酒店集团的焦虑

2023-10-11

铂涛“多品牌”机制再回首:锦江的整合与割舍丨“酒店十年”系列报道③

2023-09-27

爱电竞酒店官宣海外首店,打造细分品牌出海新样本

2023-09-25

“锦江丽笙酒店”问世带来哪些猜想?

2023-09-20

全球千店,“未来3-5年”的锦江都城值得期待么?丨“酒店十年”系列报道②

2023-09-18

休闲度假时代,中国酒店品牌“请回答”

2023-09-15

中端酒店鏖战下半场,集体探索突围新路径

2023-09-13

金陵饭店的“主副业平衡”之问丨中报里的秘密(5)

2023-09-08

死磕直营的君亭,得在盈利和规模中做出抉择丨中报里的秘密(4)

2023-09-06

不能再跟风说“首旅酒店掉队”这事了丨中报里的秘密(3)

2023-09-04

要做“大锦江”,还是“强锦江”?丨中报里的秘密(2)

2023-09-01

如何理解华住的“精益增长”?丨中报里的秘密(1)

2023-08-30

亚朵的下一个千店在中端?丨“酒店十年”系列报道①

2023-08-28

旅游业拐点上的同程样本

2023-08-25

君亭上“新品”,能否解决“老问题”?

2023-08-21

资本正在密切关注河南酒店集团

2023-08-18

都TM2023年了,竟还有人因酒店涨价打口水战

2023-08-16

重塑未来格局,国资酒旅集团谋局轻资产?

2023-08-14

十年破千店,麗枫打造中端酒店新范本?

2023-08-11

夏日旅行企划 与万豪旅享家共同踏上烂漫旅程

2023-08-07

重构万达文旅,王健林由重转轻

2023-08-07

拆解维也纳国际酒店:千店时代,中高端如何破局?

2023-08-02

滴滴要想切走机酒预订的蛋糕,得迈过三座大山

2023-07-25

年报里的会员生意:酒店巨头与OTA的“抢人”暗战

2023-07-25

拉上湖北文旅掘金华中,首旅酒店为行业打了个样

2023-07-25

营收“打盹儿”的喜临门,如何打好转型仗?

2023-07-25

酒店的新零售革命:未来的酒店不止是酒店

2023-07-25

一大波国际酒店品牌正在进入中国市场

2023-07-25

金陵饭店的突围,值得每一个地方国有酒店集团关注

2023-07-25

透视经济型酒店存量改造:行业基本盘面临“旧仗”新打

2023-07-25

万豪中国市场门店突破500家背后:酒店帝国在华的两个拐点

2023-07-25

一家区域性酒店集团的新中式扩张之路

2023-07-25

首旅高端酒店大变局!

2023-07-25

华住做全球的野心藏不住了

2023-07-25

深度长文丨酒店筹开如何走好“从0到1”

2023-07-25